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沉痛悼念戏剧英雄李默然先生  

2012-11-09 21:28:00|  分类: 名人逸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沉痛悼念戏剧英雄李默然先生 - 小草 - 高山流水 
 [转载]沉痛悼念戏剧英雄李默然先生 - 小草 - 高山流水

    经典作品《甲午风云》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uRgzWgXPV8
     晚上,本已睡下,忽接《沈阳晚报》罗总电话,说李默然先生去世了,你写点东西吧,我们要出两块版。感到很震惊。   

     自前年他夫人龙潮去世后,他就一直住在北京。沈阳这边买了新房,没有装修完,他就没搬进来。关于他的消息,我一直是通过他的二公子龙跃得知。有时,我们会一起喝酒,讲老爷子的故事。

     刚刚与龙跃通电话,我问:“哥,是真的吗?”他说:“是真的,我刚下飞机。这几天一直想与你联系,可我在为老爷子收拾屋子,嗨,过几天再说吧。”

      我的内心十分难过。老前辈、老朋友,走了,又一个伟大的艺术家离开了我们。

     回忆我写作长篇传记《人民艺术家李默然》的过程,我们之间的交往,不禁感慨万千。

 曹禺先生生前说过:“李默然对话剧以及影视表演艺术的实践和探索,是中国当代话剧史上重要的篇章,认真地总结它,对中国话剧表演艺术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这或许就是我写作《人民艺术家李默然》所背负的责任。

翻开旧时的采访笔记,忽然发现一行字,是我写的——《巨星李默然大传》。天哪,我竟忘了,原来15年前我就有这个打算。

接着往下翻,我翻到了1995218日。

先是从辽艺的院长宋国锋那里得到的李默然先生的宅电号码。拨过去,正好是老人家接的,他同意了我的采访。

他说:“你就到龙江街,那儿有个龙江派出所,一打听,他们就会告诉你我家了。我在他们后院。”

上午10点,我走进李默然先生的家。李老的儿子开的门,李老手里端着一个炉盘,笑眯眯地说:“我马上修好这个东西,你先进客厅。”过了一会儿,老人进入了客厅。

那天一上午,我们谈的都是话剧的现状与出路。李默然先生讲得很激动,慷慨激昂、声震屋瓦,对戏剧的殷殷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5天后,即 222,我在当时供职的《辽宁青年报》一版发表了头题文章——《李默然的又一声疾呼:要给真重视,要动真感情》。很快,《中国青年报》、《深圳特区报》、《戏剧电影报》等都相继转载。

我把这一消息电话告诉了李老,他说:“谢谢,你能把报纸给我吗?”我说:“好!”结果,放下电话就忙忘了。直到最近才把复印件给他,心里觉得很对不起老人。

此后,就没有什么来往,只偶尔打个电话问候。但我非常关注老人家,电视上有他的节目,我必看。电影频道有他的作品,我必看。报纸上有他的报道,我必看。有时,还翻翻我们的合影,回味老人洪钟般的声音和那番关于戏剧的对话。

我承认,我是他的追星族,从1977年听电影录音剪辑《甲午风云》,到后来看他的电影《甲午风云》和话剧《市委书记》等。我们小时候也追星,主要停留在对男星的帅气、风度的盲目羡慕和可笑模仿。看了李默然的经典作品后,才上升到精神层面,才真正享受了崇高美的快乐。才从心里明白,做男人要这样,要有大义精神,要永远和国家民族站在一起。李默然扮演的角色是这样的,李默然本人也是这样的。在对李默然先生所有的评价,我最认可的一句是“雄狮般的男人”。中国人的精神当中,太需要了,尤其是现在。

有一年,好像是1998年,大画家宋雨桂在辽宁展览馆搞画展,《沈阳晚报》的郭德福跟他们领导说,要请我去做宋雨桂的专访。这样,我就去了。采访结束时,我看到李默然先生陪同文化部一位副部长过来,匆匆打个招呼,我就回家写稿了。

从此,再也没有见面。但他后来拍摄电视剧,我都看了。

直到20091116日,我忽然想起要写辽沈的大家。于是,首选了李默然先生。电话打过去,老先生听了,说:“你先传过来一个提纲吧。”于是,我写了一个题纲。

17日上午,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手机上看号码不大熟,对方说:“明天吧,明天上午10点。”我听了有点懵,问:“什么?”对方说:“我是李默然。”我恍然大悟。他接着对我说,他早已不在龙江街那边住,搬到北陵大街已好多年了。

18日上午10时,我如约走进李默然的家。

他的身体很好,精神也饱满。一如15年前我见他时的样子。只是,耳朵上多了个助听器。

老人一口气谈了两个多小时,这次谈的主题是“艺术要承担起中华民族复兴的责任。”先生境界高远,所谈往往都是关乎国家民族的大问题,很少涉及个人生活。但这一次,破例讲了自己的幸福家庭。

李默然先生有著作《戏剧人生》,我这次带去了三本,他给签了名。临别前,我提出要给他写本传记,他笑了,没说什么。我说,这篇新闻稿和将来的书稿,我都要请您过目。您不同意,我不会发表和出版。老人家点点头。

很快,我的新闻稿写完了,传给他后,他也很快发回了意见。回信中,除了校对几处之外,特别强调不要称他为大师、泰斗。并嘱咐“一定要将这些过份的称谓删掉。”文章修改后,2010112日,《沈阳日报》率先刊出《李默然:艺术要承担中华民族复兴责任》。很快,人民网作出反应,全文转载,然后是《天津日报》,然后是……

这时,我已下笔写《李默然传》。除正常工作和出差外,我的笔没有停。到518日,初稿出来。送到辽艺,请他们转给李默然先生审阅。我随书稿带给他我们1995年的合影,并附了一封信。

默然老师:

您好!

    欣喜地在新闻中看到您到重庆等地参加社会活动。这说明您身体很好,而且,活动本身对身体也很好。

    20万字的长篇传记《李默然大传》经过我6个月的努力,基本完成初稿。除了准备连载外,还有更好的消息要告诉您,辽宁人民出版社看好这个选题,他们说要当辽宁的文化工程来做。如您同意,我将在按您的意见修改后,拿给他们出版。

    中国有好多文化名人,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人把他们的精神财富整理出来,太可惜了!这是人类的文化损失,这样的损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作为党报记者,我是基于这种考虑来写您的。这本书在写作上不一定对文化有什么贡献,但在内容上是爱国的进步的积极的向上的,如同您爱您的观众一样,我也爱我的读者。我深信,这本书对广大读者是负责的,并且对他们的心灵建设是绝对绿色的,尤其是对青少年。

从去年12月到现在,半年来,我利用工作之余,查阅了大量历史的戏剧的文化的资料,反复阅读您的《戏剧人生》、《李默然论表演艺术》,看了能够找到的您的作品影碟,努力从中寻找故事点,然后用文学语言进行写作。我是一边写,一边学习,每一字下笔时都很谨慎,生怕写错了,对不起您。有时,也掉眼泪,特别是写到您带病坚持为矿工演节目时,我难以自持。我为中国有您这样的艺术家而自豪。我的同行、朋友很羡慕我,他们说:“你能写李老先生,我们都感到光荣,李默然太应该写了。”

518,我写完了最后一个字。我觉得我为广大读者做成一道精神大餐,我很兴奋。当晚,和朋友豪饮一顿,算做庆祝。

我现在把书稿给王伟,让他给您送去。书稿,我主要听您的意见修改,错误的地方,您一定要标出来,就像上次对待那篇新闻特稿那样。有的参考资料,我无法核实,不知准不准。如不准,您就删掉。如有笔误之处,看在我是晚辈的份上,多加原谅。全部阅后,如同意,您就在后面签署:“同意报刊连载并出版发行”字样。另外,出书需要大量照片,麻烦您提供。我在剧院拿到了一些,不够。特别是您各个时期的生活照片(如《从初恋到花甲》那本书里的照片),麻烦了。

现在还有三个问题,我准备当面再采访您一次。一、您有家谱吗?如有,扼要写在书里最好;二、您的父母在您的早期教育中,有哪些故事,我认为这是您高贵品质形成的一个直接原因;三、我注意到到您与刘琼先生有一张合影,那是什么时候?见面时,您跟他谈过当年他的电影《回春曲》对您的影响吗?这个很有趣。

您看完书稿,觉得时间和身体都允许了,就打电话给我,到时我登门拜访,聆听您对如上四个问题的解答,同时,取回您修改过的书稿。我6月中旬去南方采访,大约月底回沈。此前后,都有时间恭候您的电话。

随信带去上次我给您拍的照片,还有一本《老人春秋》杂志和《天津日报》一份,一报一刊都发了上次采写的那篇稿子。另外,找到一张1995春天我们的合影,同时寄去,算是纪念。

祝您身体健康,全家快乐。

                      晚辈、学生、观众:关捷

523

当时李默然先生正在中国剧协开会,他利用在上东国际酒店休息的时间,看完了书稿,迅速做了回复——

关捷同志:

    因赴京参加剧代会,恐影响您工作,匆匆看罢书稿。

    诚恳地感谢您付出的劳动和心血。对资料的搜集、运用,对小镇(李默然出生地,关捷注)和牡丹江城市的历史考证,皆十分严谨、精准。令我敬佩。

如下拙见,供参考——

    书名不妥,切不可用“大传”。叫《一个演员的足迹》贴切。“大师”称谓,万不可用。充其量是“较有成就的一个老兵”。过份的称谓一定要删去,切切!

 1960年出席的,是全国群英会,不是劳模会。我是代表。1995年被选为全国先进工作者。2009年,被授予戏剧协会(中国戏剧家协会)终身成就奖与命名“表演艺术家”不是同期;2010年,获中国华鼎奖“观众最喜爱的老艺术家”(这是民间评奖,值得重视)

   书中不少打错的字,如“佟彭麟”打成了“余彭麟”,“张老师”打成了“李老师”等,请再行较对。与于是之等广州聚会的东方饭店,不是我们的下榻之处。因此,不是“各回房间”。

    现回答您的几个问题:1、我无家谱;2、父母皆无文化,对我影响较大的一句话是:“长大了,要好自为之”。我要用这句话嘱咐我的儿女和第三代。3、与刘琼合影是1985年在广州电影表演学会成立之时。

多联系。

    夏安

                                  李默然

                                 6月19

   

    接到李默然先生的回信,我很兴奋。因为,书稿拿过去后,心里有点忐忑,生怕有不准确的地方,惹老人家不高兴。在修改过程中,忽然觉得有一部他主演的电影《走在战争前面》没有涉及,还有《熊迹》。特别是前者,当时反响非常好,据说大诗人贺敬之看了都赞不绝口。于是,又打电话,要求继续采访,同时,提出要请著名摄影家梁达明给他拍照片,作书的封面。但这时,老先生在北京参加中国戏剧协会的活动,没有回来。辽艺的办公室主任王伟说要等。

715上午,王伟来电话说:“老爷子下午三点要见你。”下午三点,我、梁达明、关霄汉三人来到李默然先生家。

这样,我们就谈起了电影《走在战争前面》和《熊迹》。令我惊讶的是,事过30多年,那些创作的细节他依然记忆犹新。我们一边谈,梁达明一边拍照,并不断在小屏幕上放大,给老人看。老人是懂摄影的,一一指点这张好,那张好。我向老人家介绍说:“梁先生是中国十大摄影家。他父亲您能认识,梁枫呀。”老人家马上说:“知道,解放战争时期的著名记者呀。”

两部电影作品谈完了。老人家忽然话锋一转,谈到当前文艺的恶俗和媒体的庸俗。特别谈到关于叫停电视速配相亲类节目时,老先生说:“多少年前我就给各级领导写信,要求警惕充斥舞台、银幕、荧屏上的拜金主义,可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现在怎么样?终于有人公开高喊宁坐在宝马车里哭,不坐在自行车上笑。才想起来叫停,早干什么了?我们的电视台,我们的小报,都演什么节目,都登什么文章?演什么节目,登什么文章,就折射负责人的价值取向和文化品位。”

见老人家激动,我主动谈起了央视马上要播连续剧《茶馆》,他听了,果然高兴,说:“是北京人艺演的吗?这倒是个新闻,我还不知道呢。”

见老人高兴了,我们大家纷纷与他合影。接着,我儿子关霄汉拿出自己收藏的、由李默然先生主演的话剧改编的连环画《报春花》请他签字,还拿出放大的《甲午风云》摄像王启民当年拍的李默然的黑白生活照,请他签字。老人含笑一一签字,并指着那张黑白照片说:“那年,我33岁,50年过去了。”

我说:“还需要一些您年轻时的生活照和剧照,要印到书里面。特别是有一张我看过的您的全家福,我想用。”听到这里,老人拿起手机,打开页面,指着一张全家福,问:“是这个吗?”我说:“是的。”老人说:“可这里没有我孙子呀。”我说:“那就要一张带孙子的呗,他叫李唫对吧?”老人说:“那你要等几天。”手机里存照片的细节,以及对孙子的喜爱,让我看到了这个银幕与舞台上的铁血英雄柔情的一面。

两天后,王伟打来电话,说:“关老师,老爷子把照片送到剧院来了,你来取吧。”正好梁达明给老人拍的特写头像也洗了出来,于是,到辽艺去取照片,也送照片。打开老先生的纸口袋,一看,果然都是我想要的那些照片。然后,把我带去的那些照片放进那个口袋,请王伟送到老人那里,请他在众多片子中选出一张做书的封面。我也很想看看老人家能不能选中我看好的那张。

   在我的直觉里,李默然先生就是一座高山,一棵大树。坐在他身边,与他对话,充分感受到那份雄浑,那份苍劲。

特别吸引我的,是他那深邃的目光。

他似乎时刻都在关注、探究、拷问,从话剧到电影到所有的艺术和意识形态的全部。那种“虽九死其犹未悔”的痴心,让他在思考的同时,仍然梦想。

有思想,又有梦想,这在今天是多么难能可贵呀!

思考让我们智慧,质疑让我们清醒,在谁都不想说的时候,凭借对祖国对人民的高度忠诚勇敢地说出来并想尽办法去解决,那是我们的希望。

20年前,我曾在辽宁体育馆的大型晚会上,听到李默然先生朗诵鲁迅的《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他的声音仍在耳畔——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地战斗,不过一面总在被摧残,被抹杀,消灭于黑暗中,不能为大家所知道罢了。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用以指一部分人则可,倘若加于全体,那简直是诬蔑。

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在表面的自欺欺人脂粉诓骗,却看看他的筋骨和脊梁。自信力的有无,状元宰相的文章是不足为据的,要自己去看地底下。

鲁迅先生那颗赤诚之心,被他声情并茂地表现出来,在中国演艺界,李默然先生朗诵鲁迅的作品,再适合不过了。

爱祖国爱人民,对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充满热望,这正是一个真正艺术家的本质特征。

“固守自己的精神家园,完善自己的道德情操,痴心民族的戏剧艺术。”这是李默然先生的儿子李龙跃对父亲的评价。

有时我想,如果每个艺术家、每个文化工作者,每个中国人,都是这样的话,那该有多好。

这也正是我敬重李默然先生的所在。我曾说过,我写李默然,不是仅仅是写一个演员,一个艺术家,我是在写一种精神,一种弥足珍贵的精神。

2010715日那次见面后,我就一心一意地修改书稿,没有再去打扰李默然先生,毕竟80多岁的老人了,怎么忍心?

    然而,我一直很关心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在网上搜索他的新闻。我不断看到他参加各类活动的报道,每个活动都有特抢眼的新闻,他身体依然是那么健康,思维依然是那么敏捷。心里真是为他高兴啊。

925,一个朋友说,李默然先生的夫人去世了。

我马上给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的办公室主任王伟打电话,核实情况。王伟说:“是的,917日的事。现在李老很难过,他一个人住在辽宁宾馆里。”

我当即给李默然先生拔了手机,向他表示了慰问。李老先生声音哽咽地连说谢谢,并说:“不要来看我,我见到朋友,心里就难过,就要控制不住……”

我非常理解他的心情,还有五天就是钻石婚了,他们的子女都做好了庆典的准备,可是老伴却突然走了。

那个一声声叫他默然的人再也不能叫他了,那个他称之为老师的人再也不回来了,那个六十年与他相濡以沫的伴儿,再也不能相伴左右!

926,我悄悄来到辽宁宾馆,交给前台服务员一封信,请他转交给李默然先生。我在信中说:“惊闻夫人仙逝,不胜悲痛,还望先生能够节哀保重。您属于中国艺术,您是亿万观众的好朋友……”

我真害怕这位中国戏剧界的老英雄从此沉浸在无尽的悲哀里,更害怕后辈对艺术的追求和理想没有了现实的载体。

然而,李默然先生没有因悲哀而倒下,他毕竟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钢铁男人。

就在926日这一天,他接受了《光明日报》记者的采访,就曹禺诞辰100周年纪念发表重要谈话。

他说:“ 在我家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壁毯,上面绣着衷心祝贺以李默然为首的辽宁人民艺术院演出的《李尔王》获得极大的成功。这是曹禺先生于19864月在上海中国话剧第一届莎士比亚戏剧节期间,看了辽艺的演出后,写给辽艺的鼓励祝贺。面对壁毯,我常常陷入沉思。当曹禺先生百年诞辰到来之际,我更思绪绵延……我与曹禺先生是先识作品,后识其人品。

他说:“ 剧人已逝,剧魂长存。与曹禺先生多次促膝交谈,他对我的教诲与指导,在纪念先生诞辰之际,清晰地一幕一幕展现在眼前。为对先生表示感恩之情,我将为我国话剧事业毫不松懈地工作、工作。

太好了,老英雄站立起来了。他还要“工作”,这有多么好啊。

我从《光明日报》记者采写的文章里,似乎看到他挺直了的高大身躯,似乎听到了他那洪钟般的声音。

是的,不能倒下。

近年来,文化艺术界里,太多的现象令人痛心:“小丑”招摇过市,“伪娘”大行其道,芙蓉姐姐、凤姐一干人狂受追捧,青少年哼唱的流行歌曲,很多不知所云。精神世界,空虚了;是非曲直,模糊了。

中国精神太需要英雄主义了,中国艺术太需要崇高之美了。

我们还要阳光,我们还要大地,我们还要阳光下的热血沸腾,我们还要大地上的家国情怀。我们还要理想,我们还要道德的声音和正义的力量。

而这一切的一切,还都仰仗着李默然先生以及和他同样胸怀理性之光的文化大师们的烛照。

宋代诗人王逢原说:“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表现的是对理想的坚定和执著,是的,东风怎么可能唤不回呢?

在李默然所有的经典台词中,我最喜欢的是《甲午风云》中的那一句,当时提督丁汝昌牺牲,邓世昌自觉地代替了主帅指挥,然后从容下令:“命令经远、济远向靠拢,把帅旗挂起来。”

李默然先生站立起来了,让我们再次看到了英雄的姿态。

记得20091117日,李默然先生与我谈的主题就是“艺术要承担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责任”

现在依然任重道远,恳请李默然带上我们去完成这个使命。

东风就在前面!

李默然先生走了,他的音容笑貌,他的崇高的人格力量和伟大的艺术精神,将永远留在我们的怀念里面。(图为博主拍于2009年11月18日李默然的老宅)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