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美國總統陵墓旁的五歲小男孩之墓  

2012-11-23 19:42:00|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國總統陵墓旁的五歲小男孩之墓转载/美國總統陵墓旁的五歲小男孩之墓 - 小草 - 高山流水转载/美國總統陵墓旁的五歲小男孩之墓 - 小草 - 高山流水

转载▼ 廖信忠

 

 

转载/美國總統陵墓旁的五歲小男孩之墓 - 小草 - 高山流水
格蘭特總統陵墓



近日赴美,住在哥伦比亚大学,在哥大的晨光山丘旁,有一雄伟的格兰特总统陵墓。

 

尤利西斯·S·格兰特(Ulysses S. Grant)是美国第18任总统,他在南北战争期间担任联邦军总司令,立下彪炳的军功,事后,他竞选美国总统,连两任。但格兰特是位成功的军事将领,却不是个好总统,他在位八年,简直就是美国版的"八年遗毒",名列美国最无能的总统之一,可最终人民纪念他在南北战争中挽救国于存亡的伟大功蹟,在1885年他穷困潦倒去世后,为了纪念他,建了一雄伟的陵墓,这座1897年落成的希腊神殿式纪念堂,高高的正门上方,刻着他的墓志铭:“让我们享有和平”。墓志铭的两边分别依偎着一位女神,一位代表胜利,一位代表和平;他的头像也被印上50元美钞被全世界人熟知。

 

在总统陵墓后方不远有条落满枫红叶,充满自然草香的深幽的小径,走到路末端是山谷顶,,底下就是哈德逊河,在这有一被满地枫红与绿荫包围的不起眼的小墓,从小墓的角度望去,与不远处雄伟的总统陵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名叫St.Clare Pollock的墓主去世于1797年,出生于1792年,也就是,当他去世时,还是一位五岁的小男孩。

在这明显新修的墓碑上,刻著《圣经约伯记》第14章裡的一段文字「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这段话,是1997年,格兰特总统陵园100週年,亦是小男孩逝世200週年时,纽约市长的朱利安尼为他所提上的。

 

这小男孩墓,是纽约市裡唯一一座在公有地上的私人墓园。20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多少人的墓烟飞云灭,找不到了,但他的墓依然矗立,难道这小男孩在短短的人生五年建了什麽万世之功,值得他的墓值得永远保存,与总统永远毗邻而居?

 

并没有,当年也許他只是個頑皮搗蛋的小屁孩,不小心失足摔下山谷身亡而已。


1797年7月15日这天,这位名叫Clare的小男孩跟父亲去山上放牧,在途中失足坠崖身亡。他的父亲在为他下葬后,为了怕触景生情,决定远离他乡离开这个伤心地,父親将所有的土地都卖給他的邻居,唯在转让的契约裡,列了一条特别的条款「无论如何,不可将孩子的墓私自移平及拆毁,要将墓地永久保存下去」

 

本来土地过户,要怎麽搞都是新地主的事,但新地主即使知道,小男孩的父亲這一走永遠不會回來了,仍然保留好好維持著小男孩的墓;過幾年,土地又转手了,這個承諾還是繼續保持下去,新地主依然把小男孩的墓留了下来;再后来纽约曼哈顿岛的市区越来越往北,這一帶要开发时,开发商竟然还是没铲平小男孩的墓,而且還重新给这小墓修了一遍。

 

这块地不知转手了多少次,最终变成纽约市的公有地,很快的,一百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1897年,当政府决定在这塊視野良好的寶地建格兰特总统的雄伟陵墓时,主意并不是没有打到小男孩之墓的头上,但政府沒意料到,很快的,这消息传遍了整个纽约,传遍整个美国,为了这一百年前去世的五岁小男孩墓穴,民众掀起了极大的抗议声浪「这伟大的野蛮城市外表下本来还有温柔的一面,现在竟然要完全变成一个严肃的国家纪念馆?」(transformed the “tribute to the gentleness that underlies the apparent brutality of the great city” into “almost a national institution”)

 

最终,政府敌不过民意压力,小男孩之墓被留了下来,还又给它重修一次,与总统永远做了邻居

 

又是100年的时间流过,许多美国知名的文学家、音乐家,都曾来到小男孩的墓前,他们写下了许多文字、诗、音乐来纪念这小男孩,但与其说是纪念小男孩,不如说是纪念这种"精神"。

 

1997年,格兰特总统陵墓一百週年,纽约市政府对其整修了一次,当然,他们也没有忘记在旁边的小男孩之墓

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在墓上提了圣经中的这段话,而美国前总统里根曾在一次拜谒格兰特总统墓地时,也顺便拜访了小男孩之墓,他说:"在美国,就算是平民,但他的待遇也跟总统一样,因为,谁也没理由剥夺他安详躺卧卧在自己小小领域的权利。”

 

就在我那幾天拜访小男孩之墓的同时,河南平坟运动也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千万的墓碑,就在一声令下,通通被推倒,不管你喜不喜欢。

 

平坟有冠冕堂皇,其实每次推动什麽"运动"都有很好的理由,要搞这种事根本也不需要理由。官员们可能唯物辩证法读傻了,又或著文革时跟著掘人家坟掘得麻木了,觉得没什麽,但是,祖坟对中国老百姓,在"官"面前可怜的"老百姓"来说,是维繫家族的重要力量,是慎终追远的心灵追求,今天墓没了,也就代表根没了,记忆也就没了。

 

官员在任时,总是想干下千秋万世之功,所谓"功在万代";可是,在在建立千秋万世之功时,是否听到渺小个体的呐罕,我们经常喜欢读那些帝王将相的豪迈历史,幻想自己在风起云涌的时代中建立万世之功,只是绝大多数人待老去时,才可悲的发现,自己才是被风起云涌捲得到处乱飞的那一个。

 

小人物是无法抵挡历史的洪流,只求苟且安稳渡日,可是现在的中国,最缺的也就是"安定感",整个社会充满了不确定感,不安感。生著,都不知道明天会怎麽;就算死,也不是一了百了,还要怕被掘坟。对死者如此不尊重,对生者同样也没多少尊重。

 

现在总有种说法,认为美国虽然有丰富的物质文明,但只有两百年历史,太年轻没有文化底蕴;而中国五千年文化渊源流长,所以美国必需向中国谦卑学习古老文明精神,而中国必需向美国学习物质科学及民主。但“美国”年轻吗?我看不见得,总是中华文明五千年”文化中国”这个概念来比两百多年政治概念的合众国;但若是"政治中国",五千年来不知断裂了几次每次都是砍掉重练,每次改朝换代都要重新发起一种与过去截然不同的"精神";若要比古老文明,美国一样是继承了西方数千年,不管是思想或物质的文明精华。

 

如果要这麽说,还不如说,人类文明思想的结精价值不管在那里都值得学习,都要去其糟粕,并且能不断创新。很不幸的,现在我们一方面说要复兴传统文化,一方面又不断粗暴得在拆毁对美好传统的记忆:掘大禹的墓,掘孔子的墓,掘张居正的墓,掘李时真的墓........结果,现在连最平凡百姓的墓都要被迫掘开。

 

大家都听过一句话,就是你现在怎麽对待你的父母,你的小孩都看在眼裡;以后也会同样方式对待你;同样的,我们现在怎麽对待传统,后人也看在眼裡,难保等有一天我们都变成"传统"后,美好传统已不被人记得。很多年后也许富足,整个民族的灵魂却也只剩下一具躯壳。

 

但整件事的重点,不在于掘不掘坟,而在于,政府的方式是不是尊重到了人民,很多時候,百姓要的僅僅一個簡單的尊重而已。在外交上,中国人民的情感一天到晚受到伤害,可是对实际生活根本没影响;在内政上,中国人民的情感从来没受到伤害,可是基本的生存权利却总是被侵犯;就像很多老板在屏光幕前接受采访,总是很一幅慈眉善目,法相莊嚴得说「员工是我们最大的资产」,但私底下却不尊重員工,把员工当作一次性餐具用完即丢,這樣你請得好員工嗎?公司凝聚力能強嗎?一个国家真正的强大,是看见他一个最普通的百姓,儘管过著最普通的生活,是不是也能活著有尊严,政府能不能尊重他。如此,百姓才能安居乐业

 

是的,就是"安居乐业",这句已经被说到烂的官腔成语,但这并不是空话,只有安居,觉得生活安稳了,才能在没有负担压力的情况下快乐而努力的工作,整个社会才会持续并健康的进步,你说,整个社会都是这种详和的气氛,国家岂能不强大。

 

华国锋的陵寝轰轰烈烈得搞了一整座山头,而格兰特总统旁边的小男孩墓只有一平方米不到;华国锋陵寝五十年之后还在吗?我看很难,而小男孩墓已靜静在哈德逊河畔两百年了

 

St.Clare Pollock 小男孩之墓

 


小男孩之墓旁的說明牌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