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老街的尊严  

2011-02-06 20:46:00|  分类: 旅途:渝州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 街 的 尊 严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过街楼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十八梯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老 街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石龙溪河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狮子桥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吊脚楼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见 亲 人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老街的尊严 - 小草 - 高山流水
                  牛子/文    大光摄影

      年年岁岁节相似,今岁过节人不同。今年春节期间,罗碧君携全家人到巴县石龙寻访故里。上午十时出发,上高速路后,途中遇上堵车,中午一时才到达石龙。

    只见街面上人来客往,各自忙碌着,烟花火炮生意特别兴隆,颇有节日欢乐的气氛。

    下车后,姐弟俩忙着去寻找母亲的故里。在新街的尽头,石龙溪桥头旁边,终于见到了朝思夜梦的老榕树。

    石龙老街桥下的小溪流水,桥头的古老榕树,过街楼,十八阶梯及老街长长的石板路,将姐弟俩带回到儿时的记忆。

    一路上,姐弟俩不停地四处张望,寻找记忆里老街的模样,生怕失去一店一铺,一门一窗,而成为憾事。

    历经岁月沧桑,石龙老街真的老了,一些店铺更新,一些门房重建。但是,过街楼还是过街楼,只不过有些残破。十八梯依然未变,但见石梯磨损的痕迹。青石板铺成的长街,依旧静静地躺在老街的地面上,昔日旧门老店铺的痕迹仍然可辨。

石龙老街还是老街,而在老街上居住的许多老人,却永远离开了老街,去到天国的老街了。

    昔日节日热闹的风光,在老街已不再见。三俩亇人聚在街边,喝茶聊天,一位老人在家门口小桌旁,手捧着易经八卦研究。开着门营业的店铺里,更是少有人光顾了。

    在街上,嬉戏的儿童上下奔跑、追逐着。几只小狗聚集在石板路上,旁若无人似地打闹嬉玩。过路人三三俩俩在街上匆忙穿过……。

    老街保持着依旧的街风店貌,老街居民过着平淡、宁静的生活,依然不慌不忙的民间习俗,构成了它之所以成为老街的理由所在。

    凭着儿时的些许记忆,姐弟俩不停地找寻着,时而交头议谈,时而驻足观望。街旁的人们好奇地望着这一群访祖寻根的人,向他们解答他们提出的惑疑。

    由于有了老街的存在,姐弟俩的找寻才不会白费功夫。几经周折,我发现街旁一小巷,小巷深处连接着一座石桥,架在石龙溪河上。这是一座由四根长条石铺砌桥面的石桥,通往街旁的山道。我向人打听,才知这座桥叫狮子桥,也有近百年历史了。走在狭窄的桥面上,也算是有惊无险吧。

    站在狮子桥上,望着对面青翠的竹林,石龙溪在竹林后流出来,穿过狮子桥,蜿蜒流向下河。桥对面半坡崖上的吊脚楼,依旧是那么地风光。

    而在老街房后溪边岸上,一棵上百年的老榕树仍然屹立在溪边。它那硕大的根部早己深深嵌入石崖壁内,支撑起状如华盖的树冠,傲然立挺在石龙溪河上。

    看见这棵“标致”性的老榕树,姐弟俩急忙转身回到街面。转弯向左,一间过街楼吸引住他们,儿时间的忆景就在眼前出现。

    姐弟俩凭着记忆找寻着,一点一滴,一丝一毫,终于汇集在一起,渐渐清晰地织出一幅旧日的画面。就在这里不远,这里,是母亲的故里,母亲生长的家乡。

    这时,聚在街边的人们停止了谈天,好奇地瞧着这一群陌生的人。姐弟俩边看着店面,边向一位老者打听母亲的消息。不问不知,一问才知道面前这位老者,竟是母亲堂姐妹的女儿了,真是:踏破铁鞋难寻觅,无意打听方识亲。

    姐弟俩与堂姐牵手叙旧,彼此方恨见晚,述说着儿时母亲家中的景况。堂姐也叙述着家庭旧日的景况,並指着母亲曾经住的房屋旧址说:你母亲房屋后面是石龙溪河,河边有一株大榕树。你母亲出嫁后,我们在此居住多年。后来,在石龙河涨大水那年,你家的房屋被冲毁,此地后被另外一家人重建。

    望着石龙老街上第0275号房屋旧址,姐弟俩热泪盈眶,激动不己。在0275号房前,亲人们一道合影,将幸福的时刻永远存留在我们心间。

    老街依旧,老树仍在,老屋旧貌,还需老人承传。

    是呵,一亇城市、地区、市街的消失是在瞬息之间,而它的诞生、发展、传承,却要花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方能成就它那古老的元素。如果这些古老元素一且消失,谁还能称之为“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