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 假如我是善款管理者  

2010-04-23 19:25:19|  分类: 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如我是善款管理者

                                                                                                                                                    岳 峻/新浪网
          假如我是善款管理者,面对这巨额善款,我有无定力?是否会动邪念?我一直在心中拷问自己的灵魂。
      这善款里,有那个捐10万元的老大爷的心声,“这款一定要用于救灾”。他在来捐款的路上又捡了三个塑料饮料瓶,还能卖几角钱。他的衣服、裤子、鞋子都是捡来的,但他就是舍不得花钱。他说:“我要给后代留下精神”。
      这位老大爷,也许不知道“玉树”的名字是多么美丽。“玉树”在什么地方,但他一定知道,“玉树”那地方有受苦受难的各族同胞。
      这样的钱,我能伸出自己肮脏的手,去玷污老大爷那颗纯洁的心灵吗?
      这善款里,有那个捡菜帮子果腹的老大娘的心声,“把钱用在该用的地方”。平日里,她舍不得吃,舍不得喝,节俭的日子炼就了她狠不能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本事。本来捡菜帮子是自己吃的,可为了照顾那张皱纹纵横的脸面,她违心地说“捡菜帮子是喂鸡的”。
      这位老大娘也许不知道:“玉树”的名字是多么美丽,“玉树”在什么地方,但她一定知道,“玉树”那地方有受苦受难的各族同胞。
      这样的钱,我能伸出自己肮脏的手,去玷污老大娘那颗纯洁的心灵吗?
      这善款里,有那个衣袖褴褛的乞丐的钱,别看他头发零乱、面目憔悴,但在捐款箱前,他用颤微的双手,从贴心的衣袋里掏出那还带着自己体温的毛毛票,激动地放进捐款箱的那一刻,其神圣、其壮烈、其震撼丝毫不压于黄继光纵身扑向机枪口,董存瑞镇定举起炸药包那伟大而光荣的一瞬间。
      这个神圣的人,也许不知道“玉树”的名字是多么美丽,“玉树”在什么地方,但他一定知道,“玉树”那地方有受苦受难的各族同胞。
      这样的钱,我能伸出自己肮脏的手,去玷污神圣的人那颗纯洁的心灵吗?
       这善款里,有北国边疆哨所里守卫祖国的卫士的祈愿,有东海渔民那遥远而真诚的祝福,有八百米地下深处脸庞沾满黑色的矿工的企盼,有明亮教室里捧着课本的孩子们的希望……
这样的钱,我能伸出自己肮脏的手,去玷污他们那纯洁的心灵吗?
      我不能有这样的邪念,为了一已私利。
      我不敢伸出不该伸的手,为了自己的享受。
      我不能被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品尝唾沫的滋味。
      我不能被押在道德的被告席上,体验眼神的鞭挞。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