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最激烈的四合院保卫战  

2009-10-25 14:35:33|  分类: 春秋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激烈的四合院保卫战 - 小草 -  高山流水最激烈的四合院保卫战(

 美术馆后街22号院,是京城四合院的“极品”,被誉为“家庭博物馆”、“玫瑰园”,在这里展开了一场最激烈的北京四合院保卫战,众多文人、名人、学者联名呼吁,最终结果却出乎意料......

 

冬雪春风度闲日·东城区美术馆后街22号(之一)

最激烈的四合院保卫战 - 小草 -  高山流水

    美术馆后街22号四合院位于北京东城宽街东南角,有说是明代民居建筑,清乾隆《北京全图》有载。全院两进,1000余平方公尺,紧邻另一王府,是著名宗教界爱国人士赵紫宸先生和他的女儿著名翻译家赵萝蕤教授的故居(赵萝蕤教授的丈夫陈梦家是30年代著名新月派诗人和著名考古学家)。1950年,经梅兰芳先生的家人介绍,赵紫宸先生以350匹布的价格从一赵姓中医手中购得此宅,一直住到1979年他以91岁高龄逝世。赵紫宸先生的女儿赵萝蕤教授原本随丈夫在钱粮胡同居住,1966年“文化大革命”,受到迫害的陈梦家先生不堪受辱自尽身亡,赵萝蕤带着两人的藏书和明代家具回到父亲的家。美术馆后街22号被称为家庭博物馆和玫瑰园,是说它的文化含量和美丽景致。有这样的描述我比较赞成:在冬日融融的阳光里,树木的枝干在阳光的照耀下斜映在檐头院壁。一种典雅的氛围从这里四下弥散,融进周围喧嚣的市声之中。春天是满园的春色和扶疏的花影;夏日午后,凌宵花开,核桃树下可听知了呜叫;秋天时节可以听到秋虫低语,看朗月东升;冬日能围炉听雪,清曲悠悠。室内陈设古今相映中西合璧,条幅书案典雅高古。

    美术馆后街22号自1950年买下,到1979年赵紫宸先生以91岁高龄仙逝,他都一直住在这里。院子被保存得极为完好。红油漆,灰砖瓦,规矩原味。正房房檐下有一对十分罕见的明代“象眼”。砖雕为阴文,线条简洁传神。东边为牡丹花图案,西边的是猫蝶图。猫蝶是“耄耋”的谐音。有专家据此说这个院子是明的,说清的更是毫无问题,院子最后的主人赵景心先生和他的夫人黄哲女士也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了。赵景心先生是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早年留美,建国初期遵父旨归国,是两航起义的功臣。两夫妇温文尔雅,均毕业于燕京大学,家中散发着幽雅的书卷气息。

 

夏雨秋霜美景寒·东城区美术馆后街22号(之二)

最激烈的四合院保卫战 - 小草 -  高山流水

    1998年2月25日,院子大门两边各出现一个硕大的“拆”字,房地产开发商人在修平安大街时“搭车”,要拆除距离平安大街至少140到150米的22号院,要在此地铲除四合院之后兴建一座商业大楼,限期要赵家搬家。1998年5月17 日,侯仁之、吴良镛、罗哲文、郑孝燮、舒乙、梁从诫6位学者联名呼吁:“近日,受平安大街拆迁工作牵连,一处有巨大价值的小四合院面临彻底拆毁的危险,……目前,事态仍在向前发展。”1999年6月,贝聿铭、张开济、华揽洪等国内外著名学者联名提议:在急速发展中要审慎保护北京历史文化名城。意见书指出,北京旧城是世界城市史上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杰作,是中国历代都城建设的结晶。北京旧城最杰出之处就在于它是一个完整的有计划的整体,因此,对北京旧城的保护也要着眼于整体。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舒乙强调,北京作为世界文明古都,是由两大部分构成的。“第一部分是紫禁城和一批昔日的皇家园林。第二部分,则是面积更为广阔的居民区,是它的成片的胡同、四合院和由胡同组成的围棋棋盘式的结构。如果仅有第一部分,便不是北京。试想,绝大部分的胡同和四合院消失了,你还能找到3000多年建城史和800多年建都史的文化吗?还有什么故事可说吗?”1999年9月,建筑大师贝聿铭访问北京时说:“四合院应该保留,……四合院不但是北京的代表建筑,还是中国的代表建筑。”

    1999年11月9日,罗哲文、郑孝燮、刘西拉、舒乙、梁从诫、胡继高、弥松颐7位学者再次联名呼吁:“在平安大街的建设中,政府已经投入巨资将大街两侧的景观恢复到明清风格,既然如此,今天又有什么理由毁掉这个真正的明清四合院呢?我们再一次慎重指出,这个四合院有着极高的文化价值,拆掉它,北京将在文化上承受难以估量的损失。”此后,《中国青年报》以《拯救美术馆后街22号》为题,《人民日报》以《救救北京四合院》为题呼吁保护美术馆后街22号和北京的四合院。11月18日,小院门边贴上了拆迁公告。《南方周末》1999年12月29日发表的文章《拆》,引起市民的广泛关注。12月30日,东城区房地局下了拆迁裁决:被申请人赵景心自接到裁决书5日内迁至朝阳区洼里乡大羊坊村西周转房三排十一号……将原住房腾空,交申请人拆除。据说大羊坊的周转房是既无煤气又无暖气的简易房,屋里积着冰水,走到最近的公共汽车站需要40分钟。20世纪的最后一天赵家是艰难度过的。2000年1月12日,赵先生将东城区文化文物局和东城区房地局告上了法庭。要求对美术馆后街22号院的房产进行文物鉴定。进行登记和保护,同时撤消拆迁的裁定。杨东平的文章说:“22号院成为一个标志、一个象征,成为对北京四合院命运的又一次检验。于是,两位80多岁的老人对这个院子的坚守,远远超越了房主对自己居住权的捍卫——这无疑也是必要和正当的——而成为一个大无畏的文化行动:为凋零的古都文化和古老建筑请命。”美术馆后街22号坚持了两年半,以败诉告终,2000年10月26日被拆除。

    从1998年到2000年,社会知名人士侯仁之、罗哲文、郑孝燮、舒乙、梁从诫、吴良镛等三次联名呼吁保护美术馆后街22号。两年半的时间,保护并报道此事的中外记者不下百名。关注小院的人不计其数。这在文物保护的历史上实属罕见。

    以上图文摘自郑希成绘,学苑出版社出版的《京城民居宅院——郑希成钢笔白描画集》,题目为编者所加。

 

最激烈的四合院保卫战 - 小草 -  高山流水

    郑希成先生画北京民居宅院是从2001年开始的。当时他被北京旧城内整片拆毁民居四合院的行动震惊了,折毁的规模之大、速度之快是空前的。北京虽然在1983年被政府公布为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但对北京旧城如何保护,却争论了半个世纪,陆陆续续的拆毁一直未停。也就在公布为历史文化名城之后,事情起了变化,北京旧城改造工程引进了房地产开发商,政府划拨土地,开发商出资拆迁重建,在巨额利润的驱使下,拆迁疯狂地进行着。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