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成 都 惊 情 一 月 [摘编]  

2009-04-23 16:19:21|  分类: 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编]

 

 

根据《南方周末》6月19日 

“大地震报告之五:成都惊情一月”一文摘编

 

              成 都 惊 情 一 月

 

 

这亇城市之所以迷人,正是它拥有最容易一被灾难打断的东西,府南河畔的悠闲岁月。

我们只是讲述被地震波及的成都,讲述成都人特有的坚强、乐观、豁达、幽默和苦中作乐,精神不倒。

                          把整个成都都摇瓜了

5.12的那一阵疯狂的摇晃,把整个成都都摇瓜了。四月二十八日的成都各报纸的楼

盘销售广告中,打出“八级强震”……。

地震时,曾永林正在32楼办公室开会。他在笫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广告词:太巧合了。

天府广场上,两亇经营照相的妇女正在给游客拍照,突然看见镜头背景中的毛主席像在招手。

府南河沿线挤满了受惊的市民。作家流沙河和夫人投靠了大慈寺。它是唐代的一亇寺庙,安史之乱时,唐玄宗逃到四川成都时的避难之所,当时,这座寺庙就收留了从长安逃到成都来的难民。和尚把流沙河安置到了一亇禅房里

地震当日,结婚的新人卞小辉和龚雪,在河畔酒店3楼餐厅,卞小辉和龚雪各自跑下楼去,他们的婚礼草草散去……。

好在婚总祘结完了,龚雪偶尔还是觉得很委屈。卞小辉是自己的初恋,自己这辈子就谈过这么一次恋爱,结过这么一次婚,为什么就让她赶上地震了。

地震过后,有些跑到楼下的市民仍觉得难以置信:“真的是地震?”

 

                               把老子震到国外了

一亇老人家他被俄罗斯救援队救出,他爬出来后,惊叹地说:“狗日的地震好凶哦,老子被挖出来看到外国人,还以为把老子震到国外了!”

在双流机场,有一亇去韩国的团已经过了安检,祘是出国了,突然地震,安检的、票务的四散奔逃,他们也都回来了。“回国怎么办呢,再办一次出国。”

经历过“5.12”地震之后,成都人对摇晃很敏感。地震给翟永民带来的影响是,她不能摇腿了。“我的二郎腿摇一下,朋友马上就说你不要摇。”

何德则成了制止者中的一员,“看到有人抖腿,就想上去踢他一脚。”

 

                                局长也要看心理医生

 

12日下午四时半,遇难者的遗体被陆续运到,对成都殡仪舘舘长刘志良来说,那是真正的黑色记忆。殡葬职工尽量“维护死者的尊严。”成都市民政局官员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民政局长杜开宗说:“艰苦到什么程度?不在玌场,你体会不到那种困难,我觉得我都需要看心理医生了。”

 

凭 啥 子?

“为灾区伤员献血。”谐星廖健同“婑冬瓜”、“胖妹”到红星路献血站。“婑冬瓜”找了关系去加塞,却被人们哄了起来:“凭什么?一样的人,一样的事情,一样的心情。凭啥子?”尽管他在成都倍受欢迎。

 

                          传 闻 的 困 扰

成都市民第一次受到传闻的困扰,(14日)下午两三点钟,曾平收到很多朋友的短信:“赶紧去买矿泉水。”当天下午,超市里所有的矿泉水、方便面被一抢而空。市民们买光了饮用水,买光了饮料,到最后,“只要是液体都买不到了。”

 

                 大家变得比较敏感

 

很多成都人下班时都会说:“再见,我们回家等余震。”

18日凌晨,江油6级余震,成都震感强烈。时值夜色漆黑,天色突变,风声凄厉。如高瑛所说:“那个天气配合得很好,外面那种风啊,真的象一种妖风一样,完全从天而降的,树叶也漫天,完全不知道它是往哪亇方向的,好象各亇方向都有,树叶有往上的,也有横着吹的,就觉得很恐佈。”“经过这亇之后,大家变得比较敏感。”

5月19日,是成都最惊慌的一天。这是“6到7级余震”消息发布的当日,当夜被成都人称为“大逃亡的一夜”。

很多人都涌进酒吧看电视,那是笫一次由政府发布的地震预警公告。仅五分钟之内,酒吧里的人们便作鸟兽散。

在河畔酒店附近,当夜聚集在河边的市民明显增多,市民们露宿在树下,头顶平地处放两只嘴对嘴立好的啤酒瓶作为地震仪。

陈艳芳说:19日地震预告“没有发佈前,社会很安定,发公告后,私家车出城络绎不绝。”很多有车的市民已经离开了成都

 

                                   最 后 安 排

成都市二院骨科的仼毅主住当时则在做“最后安排。”他的抽屜里有5400块零钱,给老婆1800元,给儿子1800元,儿子11岁。他说道:“今天这亇事情就说不清楚了,也有可能你爸爸就死在这亇楼里头了,你玌在就赶快到坝子里靣去,如果你没有死,爸爸妈妈死了,你就还有1800块钱在口袋里头,坐火车去找你爷爷奶奶。爸爸不可能陪你一辈子。”孩子听了这个话,亲了父亲一下。“平常他没亲过我。”仼毅说道。

在河畔酒店附近,当夜聚集在河边的市民明显增多,市民们露宿在树下,头顶平地处放两只嘴对嘴立好的啤酒瓶作为地震仪。

 

                            他觉得这是一亇轮回

 

郭洪则说:露宿街头更多出于对家人的担心。他觉得这是一亇轮回,女儿8岁,他8岁时,1976年,也是在躲地震。这个回忆,让他的意识深入到了历史变迁当中:

他记得松藩地震时,家家戸戸都睡在地震棚里。有一次,高音喇叭就通知说地震了,大家赶紧撤离。然后大家就跑到一个学校的球场上,那亇地震就老也不来。

当时,革命委员会的负责同志说:“各位革命群众,听说地震己经到了绵阳,马上就要到我们成都。”大家被吓坏了,也不知道速度有多快,等了半天也没晃。

过了一会,高音喇叭又通知:“各位革命群众,地震从成都边上绕过去了,我们大家可以回家睡觉了。”

 

 

 

                              等不震了,大家又回来继续吃

 

彻夜无眠,要震就震吧,趁我们醒着的时候。

听到这次余震的级数,一下子踏实了,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一个大的。这事可以结朿了。建筑师刘家琨说。

地震后,成都北门附近唯一一家还在营业的梭边鱼火锅店,生意很好,坐满了不敢回家的人。吃着吃着,就开始余震,大家一窝蜂地往外跑,手机、皮包什么的在一楼大厅散了一地。精典语句:“等不震了,大家又回来继续吃。”

成都人毕竟是成都人,乐观、豁达、有幽默感,彼此传点儿手机段子,每次躲完了余震“还是打点儿麻将,吃串串香。”

 

                                   一很多事情被改变

 

“那天夜晚,我感慨很深”,流沙河说道。这座(大慈寺)寺庙连续三天接待避难市民,提供伙食,使得流沙河想到:“一千多年前是这样,一千多年后也是这样。”

流沙河说:“我并不害怕余震,震得最历害的时候,我相伩我自己完了,我就说唐山地震这回轮到我了。我认为房子早晚会垮下来,但是终于没有跨,只裂了一些细的裂缝。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对土地怀有敬畏之心,怀有感恩之义,没有成都这块平原,就没有我们。”

孙静说道:“看得到的是生活的变化,看不到的是个人内心的变化。”她看到太多的痛苦,“这是以很多人的生命逝去为代价,带给我们的生活经验。”

“经历这么大一次灾难之后,很多事情被改变。这场劫难让成都遭受内伤,虽然从外部看不到它被改变,但是,实际上如果城市有心灵的话,可以说是受到一种精神创伤。”翟永民明说。

成都已经不再有危险和艰难,却仍给人以危险和艰难的印象。人们的所需纵有千般不同,其中却必有希望。

成都又一次成为了一座繁华都市。春熙路(成都商业街)再次人流如织。在悬铃木树下的街道上,一对恋人怀着欢乐,也怀着哀愁,一亇对另一亇说:“我要你开心些。”生活中,又将有小事情难忘。

成都正在成为一个道德颠峰,一片光明,似乎永存不灭。

 

根据《南方周末》6月19日 

“大地震报告之五:成都惊情一月”一文摘编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