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谁在写书 谁在看书?  

2009-03-14 16:40:39|  分类: 砚边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而今眼目下,写书的人也不少,而看书的人少了,一些既没有名气又没有成功的作者,写书并不是出于认知上的发现而是为了诉说个人的感受,不是为了启发读者而是出书就是目的,不是向社会贡献精神食粮而是向社会倾倒垃圾,只要书出了,赚不赚钱不重要,有没有读者也不重要,这就有点可怜巴巴了。

    名人或成功之

人的立言内容,大凡都是谈经验、述辛酸、述艰难。其用心,一是趁机巩固一下自己的占有,从文化和形象上再捞它一把,二是借机将社会大众作为个人的心理诉求对象,把所谓的成功过程与手段再重塑一番,把自己的郁闷与愤懑再发泄一遍,垃圾就是这样形成了,不过其个人却舒畅了。

    名人写书的本身并没有多少可以质疑的地方,作为名人把自己如何出名的过程与经历告诉社会,让更多的人,从中得到一些向上而积极的启示是有益的,名人该出书,名人不出书,谁又来出书?不过,名人的出处方式又是什么样呢?作为阳光名人而言,没有造福于社会,没有社会性的创造或贡献,仅凭社会特权的行业垄断或利用公众资源来个人炒作而出名,算什么名人?

    在宽泛的角度上讲,每个人都有立言的权力,都有资格向社会进行自我表述,谈什么都可以。换个角度,立言却是一个特殊的职业,是生产社会精神产品的行业,肩负探索真理、感悟底蕴、传播真理的使命,除此还要讲究语言的规范与技巧,为此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比试两下的行业,当然网络不讲究这些。

    文化人认为,当今的商业社会,没有人应该穷也没有人应该富,文化人不应该挤入富豪阶层的陈词滥调早就应该休止了,想来也是,历来封建统治们最不希望文化人富起来,因为文化人富起来了就有人气人脉力量,文化本身就已经对封建有所威胁,若是再加上它有力量,事情就不好办了,所以历朝历代都编织不少歪理邪说来压制文化人的富足,总希望他们一生一世都是个穷,穷得丁当响,穷得一贫如洗,因为穷了就只能行影孤单,穷了就会自折志气与豪气,穷了自然就不敢有傲气,穷了只能谦卑,这就是封建统治对待文化人的算计,在这个意义上讲,文化人的贫穷是全社会人的悲哀。

    说来也矛盾,从历史的轨迹来看,真正不朽的立言,对社会有所贡献的立言,却没有任何的个人功利的收获与成功,其个人世俗状况,大凡都是处于极度的清贫、落魄和孤独,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的潦倒境地之中,好像才与财不能共存与兼容。蹊跷的是,只有极度的清贫、落魄和孤独才有心理背景上的极致的心平气和,有了超常规的心平气和,心不在现实而在天边,心不在水面而在水底,心才摆得正,才有宁静致远的深邃思想与清醒的见识,生命的惟一支撑就是为了心中的某一使命和信念而写作,真理与底蕴就是这样流淌出来的,在表面上看,似乎不成其逻辑,但细究起来却是地道的逻辑。

    浮躁的心态衍生出来的文化商品,注定的不是垃圾就是糟粕。为什么垃圾文化能够行嚚尘土?其原因之一就是现实的人们已经不在乎什么真理和知识,不在乎什么生命之重,看重地是现实心理的投契,着重的是释怀,着重的是生命之轻,总希望在别人的调侃与诉说中,多多少少的获取一些心路的对应和共鸣,所以垃圾大有市场。

    写书的出发点有多样性,首先是为自己而写书, 忠实自己,诚实而真实地面对自己,敢拿自己的良心良知作担保,把自己的感悟与发现慷慨地捧献给大家,与大家共分享,大家一时间甚至永远不理解不重要,错落了时代与层面也不重要,反过来说,经得起时间的拷打与锈蚀,经得起不同层面的冷落与批评,把作品丢进市场如同丢进溶炉,有了一番的冶炼之后才可能有优秀的传说,做书就要做到这个境界与层面,才不枉自一番心血、一番智慧。

    为名利而写书,换句话说也是为读者而写书,市场需要什么?我就写什么。如今,谁在看书、谁想看书、谁在买书?需要看准群体,看准他们的心理饥渴,有待琢磨和调研的是这些,精髓就是如何对路。作家为市场而写书,从理念上讲,没有什么错,作家的职责就是为社会生产精神产品,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符合商品社会的运作规律。在对路的前提下,再有一定的炒作花样,就可能火爆一阵,名利就双收了,至于这本书是不是好书不重要,经得起多少时间的消磨也不重要,夹带了什么样的思想,是垃圾还是问题也不重要, 关键是钱已经赚到手了,名气已经上榜了。

    古人推崇的立言资格在于立功、立德的序列,现代人谈不上什么立功立德,便把出名视为立言的资格,出名不需要立功立德,只须疯狂的炒作。无论是古典序列还是现代序列,把立言进行功利前提设置的本身就大错特错了,立言需要前提,但决不是功利前提。善行者往往不善言,而善言者往往又不善行,立功就不能立言,立了功、出了名或立了德再来立言,立言是虚妄,不可能有足够的水准。

    由于读者的思维定势以及视线发生了扭曲,非得追捧功利之人的书与话,总以为成功之人说得话,才是成功之言,文化身份说的才是真理,然而看到的吸收的却是虚妄、问题和垃圾,因为成功之后,人要变,心念要变,思想要变,感受要变,变得不像自己、不是自己,这是自己都无法意识和控制的变化,其次,从来没有足够的事实可以证明文化身份就等于文化,往往最没有文化的就是些拥有文化身份的人。

    人生与生命的底蕴和真理,往往在水底下,而在水底下的人,却没有名、没有功、没有身份,即便出书也没有人看,这就是人世间的错位。为责任与使命而写书,既不是为了自恋,也不是为了取悦市场,为谁而写,自己也说不清楚。天地之间,到处都不乏真理与底蕴,多少人却在感慨真理与底蕴思想的缺乏,殊不知是自己的视线发生了扭曲,错失了许多拜读和聆听真理的机会。

    纵观从前与今天的精神阅读轨迹的脉络,读者的兴趣分类序列基本是不变的:多数人喜欢的是娱乐性,有人称之为大众文化,时代不一样,娱乐的特征有所不同,搞笑与情宴是当今的最迫切的心理需求,其原因在于活得苍白、无聊而郁闷,其次,被情伤或被情困也是当今普遍的心结,所以渴望填充、开心与放松,希望通过影视与读物窗口,释放心结或寄放梦幻,为此拥有最大的市场号召力、购买力、消费力,几乎所有的传媒与文人都蜂拥而上,镜头对准他们,笔锋瞄准他们,于是乎,玩开心的玩情殇的多如牛毛。

    写书的一大要旨在于打动与感染读者,不过,首先得打动与感染自己,自己写的书都打动或信服不了自己,能信服或打动别人吗?这需要扪心自问,因为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写书的核心在于是用心,用良知与真心,而不是玩弄文字游戏或卖弄技巧,失去了良知与真心,文字玩得再好也是苍白的。其次,写作需要以深邃的思维与丰富的阅历为基础,不过流淌出来的却是异常的简单与明白,直抒胸臆,率性而为,能够驾驭大道至简的技巧才是写书的资格,玩圈圈、玩深成只是忽悠或卖弄。(文/在半空中看你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