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如果曹雪芹活着?  

2009-12-20 14:44:57|  分类: 砚边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曹雪芹活着? - 小草 -  高山流水看拆迁:如果曹雪芹活着?

回望20年   刘卫兵著

如果曹雪芹活着? - 小草 -  高山流水

    曹雪芹故居最后影像。1999年8月,北京崇文区原蒜市口大街16号四合院。

是北京市发现的唯一一处有史可查曹雪芹旧居遗址。后因道路施工被拆除。

如果曹雪芹活着? - 小草 -  高山流水

    故居前院东北角立有四扇木屏门,门上“端方正直”四个楷体大字仍清晰可见。

如果曹雪芹活着? - 小草 -  高山流水

   故居里的两位老人,成为故居最后的见证者。

  看拆迁:如果曹雪芹活着?

    这两日,京城白天降到零度以下,大家冻得哆哆嗦嗦,我心里倒是偷着乐。生在冬天的我也怕冷,可总觉得冬天原本就该如此,否则细菌怎么冻死?

寒冷的冬天,传来一条温暖的消息:现行拆迁条例即将废除!闻听此讯,百姓确该欢欣鼓舞。不久前因拆迁导致的自焚烈火、警民冲突、群体事件犹在眼前。一位大学生的无辜致死导致国家废止了收容遣散条例,眼下自焚的烈火也烧掉了执行多年的拆迁条例。回望20年,我们身边的事都在变。

从90年代初,我就一直关注着胡同的消失和拆迁问题。恰巧碰到曹雪芹故居拆迁的事情……

 

    90年代以后,北京拆迁力度加大,老北京的胡同也越来越少。“ 胡同即将消失 ”的话题不绝于耳。90年代末,位于崇文区曹雪芹故居的拆迁,在社会上产生了不小的争论。1999年盛夏,我赶去看个究竟。曹雪芹在北京的故居主要有两处:一处位于香山脚下北京植物园内的正白旗村,但仍未定论;另一处即是位于崇文区蒜市口,是红学家们一致公认的曹雪芹故居。

    来到蒜市口崇文区原蒜市口大街,找了半天才打听到16号四合院故居遗址。进门后向北是一条狭长的通道,走到头还有一个小门,门内是个四合院,院内有北房、南房、西房,院落较为宽阔。院内的老房均为青砖灰瓦、木格门窗,砖雕、石雕显得十分精细。院子一位热心的中年人带我一边看,一边给我讲故居的历史。

    走进院里,我有幸走进了据说是当年曹雪芹住过的房子。房子的主人是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年夫妇,男主人姓马。房子朝南,分里外两间,中间被过门分开。房子不大,约有十四五平方米,屋里四白落地,家具很简单。墙上贴的、挂的大红“福”字和老寿星挂图给居室平添了几份色彩。

马老先生说,他也记不清在这里住了多长时间,可能有几十年。以前也没觉得新鲜,可从80年代起,不时有专家来考察,说这里是曹雪芹的旧居。一拨拨的人来得多了,他们才感觉这地方不一般。

     “ 拆了太可惜!”他嘟囔着。

    “ 不能保留这个小院吗?”我问。

    “ 够呛,据说要拓宽道路。”

    离开故居时,已然到了日落时分,和中年人告别后,我不禁回头望去,一缕夕阳洒在小门楼的青砖上,静静的,像是在无声地送别友人。

    曹雪芹故居最终还是拆了。听说文物部门和不少居民都有意见,可小家的事情不能影响国家的大事。开始那些年,拆迁的手段比较简单,说拆就拆,没有太多的商量余地。我拍摄这组照片,算是曹雪芹故居的“绝照”。

    面对轰隆隆的拆迁,曹雪芹如果还活着,肯定感到心酸!

两年后突然听说,故居要重新修复。听到消息,心里一点不高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故居拆了,就永远不能恢复!近几年,北京恢复重建了明城墙遗址公园、永定门城楼,算是亡羊补牢,可看上去总觉得缺点儿什么。

    当年解放北京时,为保护北京的古建筑,解放军专门派人悄悄找到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让他帮着标注古建筑的位置,以免被炮火破坏。新中国成立后,当保护古都和经济建设发生冲突时,人们又没听梁思成的话,把北京的老城墙、牌楼等都拆了,拆得让人心疼和遗憾。

    北京的胡同到底该不该拆?城市改造和古都风貌到底孰重孰轻?拆迁和城市发展成为一对矛盾,很是棘手,不是引发各种争议和冲突。过去人们处理这些问题比较简单,脑子一热说拆就拆。听说很多拆迁户不满,推土机上来就推。百姓的利益被忽视,许多名人故居、遗址惨遭破坏。等发现拆错的时候,为时已晚。好在回望20年,社会一直在进步。如今,人们更注重整体的规划,经过充分的研究和论证,征求广大民众的建议,最终用科学发展的理念解决问题。2009年夏天,梁思成、林徽因故居的拆迁再次引发了不小争议。北京市文物局正式表态,涉及名人故居拆迁的问题,必须先考虑保护后再决定是否拆迁。故居幸免保留,梁先生在天有灵,也算感到一点安慰。

    中华文明博大精深,但有时候,似乎又缺少一些传承和延续的大气与包容。好像不打破一个旧世界,就不能建设一个新世界,这种根深蒂固的意识使我们在历史沿革中,造成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浪费。就像当年火烧阿房宫等经典实例,一朝君子一朝臣,资本主义的东西必须统统打烂。现在看,那么好的房子留下来干什么不好!

     有一次坐公共汽车经过故宫,一位南方的女士操着浓重的地方口音对同伴说:“ 看,就这儿还像点儿北京!”女士说话声音很大,车里不少人都听得真切。有一次路过什刹海,蹬三轮车老人说:“过去老北京有20 000多条,如今只剩下1 600条!”假如有一天,北京的胡同消失了,恐怕没人再承认,北京是一座有着八百多年历史的文化古都。

    走遍今天的京城,除了故宫、天坛、颐和园还能看出一些老北京的影子,古都的风貌已经大大逊色。相反,当我来到巴黎、伦敦、布拉格等欧洲的城市,漫步街头,望着巴黎圣母院、罗浮宫、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大笨钟,望着街上随处可见的上百年历史的古建筑。心里不得不感叹:尊重历史,传承文明,中国现代文明才有望振兴。

    每天上班,总要走过一段拆了半截的胡同。清晨的阳光照在静静的胡同里,破旧的老宅上长出很高的杂草,和远处的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比。望着两侧约有上百年的青砖青瓦房,偶尔瞥见屋前杂草中栽种的几株花,一切都显得那么明净和清新。

    想想前人走过的路,我们以后的路依然漫长……

 

节选自:刘卫兵著《回望20年——一位新华社记者的采访手记》,陕西师大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