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别墅众多 重庆主城四大“肺叶”染上三种疾病  

2009-11-29 15:32:25|  分类: 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令重庆百姓“胆战心惊”的消息

别墅众多 主城四大“肺叶”染上三种疾病(图)

http://cq.QQ.com  2009年11月29日08:26   重庆晚报    评论12条

大渝导读:度假村、房地产众多,上千家水泥厂采石场藏身林中,山上还有许多乡镇,导致森林面积仅存1100平方公里,只占“肺叶”总面积的一半……

转载 重庆主城四大“肺叶”染上三种疾病 - 小草 -  高山流水

主城“肺叶”南山上,有近10家房地产公司圈地造房。(资料图片) 记者 张质 摄

“主城四大‘肺叶’部分地段已经不是森林公园,变成了闹市区。”重庆师范大学地理学院最近发出这样的警告。

该学院专家最近对“四山”——缙云山、明月山(包括玉峰山和铁山坪)、铜锣山(包括南山)、中梁山(包括歌乐山)进行生态功能分区时,发现它们染上了3种“病”:度假村、房地产众多,上千家水泥厂采石场藏身林中,山上还有许多乡镇,导致森林面积仅存1100平方公里,只占“肺叶”总面积的一半。

建度假村搞房地产

森林公园成了闹市

铁山坪上边,花椒鸡的招牌一块连着一块,各种农家乐、度假中心招牌层出不穷,令人应接不暇。

专家统计发现,铁山坪和玉峰山森林公园辖区,农家乐和度假中心已经达70多家,部分区域面目全非,已经不是森林公园,变成了地地道道的闹市区。

除了农家乐和度假中心,各类房地产公司也拥挤着上山。专家在报告中直言:南山上有近10家房地产公司圈地修建别墅,玉峰山森林公园里,别墅、洋房各据山头,许多项目都存在占用林地、毁林建房的问题,有一些缺乏法定手续,属于违规开发。

大量的开发,一方面使“肺叶”上的森林植被资源、生物多样性保护受到破坏,另一方面增加了山上的常住人口,使“肺叶”面临更大的环境承载压力。专家统计发现,目前主城“四山”的总面积为2002平方公里,其中林地面积只有1100平方公里左右,只占约一半,其余都是耕地、居民点、工矿和交通用地等。

生产水泥开山采石

千家工厂侵蚀森林

目前“四山”当中,每座山上都有工厂,总数至少1000家。专家尤其对以“四山”资源为原料的工厂感到忧虑。

首先是水泥厂。有的大型水泥厂虽然注重环境保护,但对森林植被、生态环境依然造成了很大影响,削弱了“肺叶”的功能。

其次是采石场。专家在调查中发现,沙坪坝矿山坡至北碚沿线一带还有10多家采石场,玉峰山上的采石场也没有得到根治。一个连一个的人造天坑造成了塌陷,还可能造成地下水渗漏,使山峰千疮百孔。歌乐山上因此出现了石漠化倾向,大片山头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基本丧失了生态功能。

山中乡镇人口众多

植被面积不断退缩

就算没有工厂和农家乐,快速的城市化浪潮也对主城“肺叶”产生了一定影响。

专家发现,现在“肺叶”上还有许多乡镇,比如缙云山上的凤凰镇、青木关镇,中梁山的天府镇、中梁山镇、歌乐山镇,南山上的南泉镇、黄桷垭镇等等。镇中心人来人往,市场云集,汽车排放的尾气、扬尘、噪声等,都对森林造成一定破坏。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肺叶”上的自然植被已经遭到严重破坏,不断地向山上退缩。专家发现,目前肺叶上1100平方公里的林地中,自然原生植被只占很小一部分,人工栽种的马尾松、重阳木、小叶榕等人工植被的比例越来越大。歌乐山还有很大一部分植被是草,铁山坪和缙云山的常绿阔叶林比较多。从植被覆盖度看,最高的是缙云山,其次是铁山坪和玉峰山,歌乐山最差。

划分出13个功能区

专家建议分类保护

为了最大限度保护主城“肺叶”,重庆师范大学地理学院最近为“肺叶”划出13个一级生态功能区,根据不同地方的特点,建议分别实施不同的保护政策。

这13个生态功能区包括:缙云山北段常绿落叶阔叶林保护区、中段保护与修复区、南段森林培育与修复区、中梁山中段森林培育与修复区等。只在南泉和铁山坪森林公园划了旅游休闲区,建议完善森林植被的结构,开展生态观光旅游。

首席记者 刘邦云

编后

保护森林不能只是一句口号。 "四山"是主城"肺叶",保护好它们,事关整个主城的宜居环境。但如今的"肺叶",早已伤痕累累,登上山,看后让人伤心、痛心,更让人忧心。

应该说,保护"四山"的规划或措施,我市也出台了不少,但有的地方在发展经济的冲动下,或者是为了政绩,这些规定就被当成了耳边风。我们想说的是,再继续这样下去,这笔生态账,迟早会让这座城市加倍偿还。

 

六百家工厂扎堆 歌乐山“肺叶”功能退化(图)

http://cq.QQ.com  2008年09月09日07:52   重庆晚报   

转载 重庆主城四大“肺叶”染上三种疾病 - 小草 -  高山流水

转载 重庆主城四大“肺叶”染上三种疾病 - 小草 -  高山流水

转载 重庆主城四大“肺叶”染上三种疾病 - 小草 -  高山流水

卫星图上的歌乐山镇(局部),图中蓝色色块大部分是该镇四处分布的工厂房顶。(资料图片)

  新开寺村前小河沟的水已臭不可闻 记者 罗川 摄

  一座正在调试阶段的污水处理厂 记者 罗川 摄

  当自己家旁边29家食品厂陆续开业后,沙坪坝区歌乐山镇新开寺村村民老王全家,现在每月能得到企业给的33.5元补偿,这点钱相当于10吨自来水的价格。

  然而,这33.5元补偿却无法改变老王和他的乡亲们面临的现状:门前的河沟变得肮脏不堪,再也不能淘菜洗衣了;房前屋后始终弥漫着臭气,曾经的鸟语花香如今已成梦想。

  老王告诉记者,现在的生活已经变了味道。

  不仅是生活变了味道,甚至整个歌乐山的功能似乎都正在退化——不像是主城区的“肺叶”,更像一个快速膨胀的大工厂。

  工厂增加快

  包围了村舍和农田,有的排放黑烟,有的直排废水

  歌乐山镇新开寺村村长钱忠志昨天告诉记者,歌乐山镇目前有3个工业园区,六百多家企业,大部分是最近几年开办的。

  以新开寺村为例,5年前只有十来家企业,现在增加到六十多家。猛然增多的企业包围了村舍和农田,有的排放黑烟,有的直排废水。

  其中,新开寺都市工业园B区有食品生产企业29家,有的生产豆干,有的生产鸡爪。排放的废水富含大量有机物质,在河沟里凝结成白色絮状物,经久不散,发出的臭气使老王和他的乡亲们时常感到恶心,不得不多次向环保部门投诉。

  这股臭水经过流水岩进入梁滩河,穿过大学城后进入嘉陵江。臭水的流域范围内原本有一个鱼塘,今年5月,鱼塘里的鱼突然大面积死亡。鱼塘老板追查源头,认定29家食品企业是污染源并要求赔偿,还准备打官司。

  “当时闹得不可开交,惊动了区委区政府。”钱忠志说,5月12日,区政府召集大家开会,要求立即治理这股污水。随后,村社筹集了80万元修建起污水处理站,专门为这29家食品厂处理污水。

  目前这个污水处理站已竣工,每天处理污水三百多吨。调试了一个多月,由于污水太臭,污染太厉害,处理之后排放出来的水依然不干净,臭气没有消散。

  而这座污水处理站,是歌乐山镇六百多家企业当中第一座调试运行的污水处理站。

  市政投入少

  虽然被纳入了主城区范围,但却没享受到主城区待遇

  和企业急剧增加相反,歌乐山镇的市政建设投入很少,最近两年几乎为零。

  歌乐山镇建管办主任张杰告诉记者,到现在为止,镇上六百多家企业没有一座达标排放的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处理站。镇上今年作出规划,准备修建一个压缩式垃圾站。另外有企业出钱建了两个污水处理站,但还没调试好。

  镇上也没有排污管网,只有简易的排水沟。“那是为了应付雨天形成的洪水,”钱忠志说,“如果产生了污水,就只有让它顺着河沟流走。”

  “至于路灯,市里给我们安装的路灯一共只有35盏,分布在16公里长的319国道线上。”张杰说,这些路灯少说也有十多年历史,破损严重。由于背街小巷一直没有路灯,晚上太黑不安全,部分企业和村社就凑钱自己安装了一些路灯,但安装的标准不统一,模样五花八门。

  张杰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去年来自区里的市政投入只有6000元钱——为消除化粪池的安全隐患,去年区里出钱清掏,共掏了4个池子,每个池子花费1500元钱。

  因为区政府的市政投入少,许多歌乐山镇居民感到很委屈:“我们虽然被纳入了主城区范围,但却没享受到主城区待遇,环境还变得越来越差。直辖都11年了,街道还是灰尘密布,马路还有坑坑洼洼,没啥变化。”

  只发展工业

  这一模式究竟能持续多久,许多人不愿回答,也无法回答

  正因为“没享受到主城区待遇”的心态,歌乐山镇选择了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大量引进企业。

  记者在该镇天池村看到,这个村在319国道旁立了一块地名导向牌,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企业的名称,没有一个真正的地名。

  钱忠志说,新开寺村全村四千多村民,人均不到2分地,如果光靠种地,连吃饭都有问题。“你说发展生态旅游吧?我们的市政设施相当落后,街道又脏又破,谁到你这里来旅游?我们只有这么一条路——搞工业。”钱忠志无奈地说。

  急剧膨胀的工业使许多人富了起来。据统计,5年前歌乐山镇农民人均年收入只有两千多元,现在增加到五千多元。这些企业去年解决了当地及附近两万多农民的就业问题,每个农民年均收入五千元,远高于全市去年2800多元的水平。同时,当年镇上税收分成507万元。

  但这种唯工业发展的道路究竟能持续多久,许多人不愿回答,也无法回答。

  出路在何方

  发展一些没有污染的小工业,同时在公路两旁发展仓储业

  歌乐山属于“四山范围”(缙云山、中梁山〈含歌乐山〉、铜锣山、明月山),是主城的“肺叶”之一。去年5月1日,市政府发布并实施《“四山”地区开发建设管制规定》,对“四山”开发从严控制,要求现有严重污染环境的企业,以及严重影响自然景观的房屋设施,应当逐步关闭、拆除或搬迁。

  规划部门去年清查统计,仅歌乐山镇的工业园区违法建筑面积,保守估计也有50万平方米,相当于110多个足球场。去年以来,一些工厂被规划部门强拆、罚款之后,又悄悄复工重新生产。

  环保部门则称,这些急剧增加的工厂还引发了大量环保投诉,形成的工业污水可能对梁滩河、清水溪都有影响。

  歌乐山镇的发展出路究竟在哪里?为此,市社科院企业研究所所长王秀模多次到歌乐山镇调研。他说,歌乐山划入“四山”范围后,不会有大的开发项目。山上七万多农民不可能全部转移,光靠旅游业也养不活这么多人。他建议,可以发展一些没有污染的小工业,同时在公路两旁发展仓储业,出租库房。

  “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触及环保这条底线。”王秀模说,绝对不能以任何理由破坏山上植被,也不能制造污染。  ■首席记者 刘邦云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