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山、那水、那人家

那年、那月、那些亊—小草

 
 
 

日志

 
 
关于我

诗 的 成 因: 若你一定要问我/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 只是 只是为了/ 有一日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 我还能/ 从那一行行 一句句里/ 寻找过去的足迹/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 ——梁玉梅 (梁玉梅: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杏坛新声” 杂志社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原创)评《三国演何义》  

2008-12-10 22:06:54|  分类: 春秋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apple127(原创)评《三国演何义》

评《三国演何义》

天地豪侠气,

日月照人间。

生死皆由义,

争做君子先。

 

附博友我剑无伤美文:

                  【圆极】价值:三国演何义

引用 (原创)评《三国演何义》 - 小草 -  高山流水

 《三国演义》并非理智就可以完全读懂,还需要饱含情感的心灵去倾听:倾听作者通过历史构筑的情义、倾听作者自己心灵的取舍、倾听一个古典的梦想。历史的真实和人物的成败是非,转头即空,所余者何也?义之芳香!义之浓烈!义之精彩!

义不仅仅是情,义高于情;义不仅仅为理,义超乎理。义超越情与理,是华夏民族心灵中最为芳香美丽的内核。

古往今来,代代山河、代代人物。每当自我反顾的时候,就会发现:天生斯人,除了心胸中之情怀、肺腑内之思想,尚有何物?自我除了情感和理智之外,一无所有;世间若非留下自己的气节、情义,也枉来人世一遭。因此,《三国演义》的作者常常借书中人物的话,表达出: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义之所在,生死不辞!盖义者,天地之正气、人间之气节、情义也。历史如滚滚长江、黄河,英雄豪杰如朗朗明月、红日,《三国演义》所举者,非历史之事实也,乃作者借故事来表达心中之理想也。作者撰此巨著,也为义之所趋也,愿后之世人,闻此英雄之高风亮节,诚心向往之、染习之,华夏成为君子之国,或可待也。          

                   

  不过,这个世界上,也许根本就找不到义的物证,义存在于人们的心灵,义是人类心灵的渴望。在人类的长河中,无数心灵都呼唤着义,呼唤着真善美,呼唤着高尚的情怀和洁雅的气度。人类的历史,就是对义的渴望的历史。华夏的历史就是对义追寻的历史。 

华夏历史上的闪亮过无数的英灵:屈原、庄子、李白、关羽、岳飞、文天祥、秋瑾……他们心中都有一个正义,一个无上的道义,也就是《三国演义》作者试图表达的义。从全球的历史来说,义并非完美无缺。历史上有许多人就以正义的名誉做出了令人发指的坏事,如欧洲中世纪对科学家的残暴、希特勒对犹太人的杀戮、文革时期对人性的摧残……,但却不能够因噎废食,否定了人类心中对真义、正义、情义的渴望。同样,我们也不能够以为华夏众多无知愚蠢的统治者对义的滥用,而否定义对华夏心灵至高仰望。  

假如因为没有义的话,人类无疑是一种悲哀。那样,不会有林肯废奴的正义之声、甘地驱英的顽强抗争、孙文的华侨革命、不会有许许多多动人心魄的人类事件。那将是多么荒凉的大地呀。假如没有义的话,就不会有孟子的浩然正气、陶潜的南山高雅、谭嗣同的昆仑肝胆,华夏大地将多么黯淡无色呀。

 

人类的历史,华夏的历史,存在的意义并不在于短暂的荣耀,而在于永恒的事业。早在春秋时期,华夏人就知道,立德、立功、立言,方能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其实都是对义的张扬和树立。智者也许会这样问自己:

 

   在地球上,人类可以建立永恒的事业吗?

   在银河系中,人类可以建立永恒的事业吗?

   在宇宙内,人类可以建立永恒的事业吗?

 

无论地球、银河系、宇宙,都是演化、毁灭之中,是无法建立起永恒的事业。但在人的心里,却可以建立永恒的事业。这就是义!人类作为宇宙演化的大脑、万物之灵,不能没有义的高度,否则无以成为宇宙之英。华夏人仰观天文、俯察地理,通万物之情,早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三国演义》的作者不过是用小说的形式再一次表达了义而已。人类的生命会随着宇宙的演化而达到终点,人类的心灵要与宇宙精神永恒存在,舍义之外,别无他途。华夏民族的历史生命也许会随着人类的演化而达到终点,但是只要华夏之义尚在,华夏的心灵就可以在他处复活,从而永恒存在。如果没有了义,剩下了华夏的躯体,即使是同样的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却不再是华夏人了,因为他们不再拥有华夏的心灵,不在皈依华夏之义了。同理,三国时代是短暂的,如果其间流传的义能够保存下来,后来的历史依旧能够重现三国人物的精彩、三国风范的迷人。作者深知此处,他希望后来者不要忘记了华夏民族曾经拥有过的三国: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那是一个文采璀璨的时代、那是一个气节风度达到极致的时代。也许事实上的三国并没有这么美好,但是经过艺术家的提炼、升华,已经辛勤地为后来者塑造了精神的彼岸,我们应该感谢他。 

 

三国的作者表达的义,除了对精神世界的肯定之外,也可以更高的角度来审视人类的活动。三国时代的物质文明,与现代文明相比,当然大为逊色,但是本质上确实相同的:都是物质文明,改善人体的器官的感受。几千年来的历史证明,人类的精神高度并没有提升多少。三国所叙述的风度、气节、情怀、雅量,依然让后来景仰、崇尚。其道理并不难理解。 

义,代表着心灵的高度,代表着眼光的高度,可以从更高的山峰上审视人类的行为。华夏历史数千年,其精彩部分,那里没有义的张扬和呼唤呢?《三国演义》中,不仅演义,还赞仁、表忠、赏勇、称信。书名何以曰演义呢?其实,义可以统率仁、忠、勇、信,后者都因为义才有意义。《三国演义》不仅书名曰演义,内容也是义的流演:义如同浩浩长江,风流人物在义的大浪淘沙之下,金光闪烁、千古迷人。 

深一层来说,《三国演义》所表达的义就是华夏心灵的独白。华夏心灵与神州大地是并生的,并非从外地移植过来的。神州大地西有高山,东有大海,黄河长江奔腾而过;南有丛林,北有草原,一年四季递次而降。如此天地之中,正哺育出了独特的华夏心灵,其理并不异于个人的成长。如北方水土厚重,人也厚重;南方水土轻灵,人也轻灵。华夏心灵容纳南北东西而成一体。义的精神、气质诞生于华夏大地的同时,也培养了独特的个性。 

曰华夏心灵,而不说华夏大脑,这是因为:华夏民族是一个更加注重体念、用心、重义的民族;并非说华夏人没有智慧、理性,但是华夏人把心灵和品质看得更加重要。 

 

华夏心灵是一种灵明和神奇,她引导她的人民以及为这颗心灵所折服的人们;她让智者和勇者都忠诚于她,她让失去民心的王朝毁灭。同时,她也善于运用自己心灵的智慧和情感来理解异族的心灵。没有华夏心灵的高度和深度,也无法理解异族心灵的高度的深度。现代距离三国时代,其实并不是很遥远。如今世界的大局就彷佛三国分治的国际版:美国、欧洲、东亚。东亚的命运也许如同蜀汉,也许最终融入欧美称霸的物质世界里,但心灵的世界,如同后唐李后主词章一样,千古流芳。未来的世界尽管不可预测,但是华夏的心灵是不会死的,直到全人类都毁灭的时候,它或许才会不幸消失。尽管如此,这样优雅而优秀的心灵,将在有生灵的星球上复活,尽管不在具有完全的华夏水土特色,但是其对宇宙、人生的态度,对自然对社会的情怀,不可以被完全消除。因为华夏心灵是在感悟宇宙、人生的过程形成的,其他生灵,只要也这般感悟宇宙、生命,也会形成类似的情怀、气质。 

在华夏的历史长河中,这颗伟大、智慧又仁爱的心灵,也就是义的心灵,处处体现着。如陶渊明的高雅、屈原的忠贞、阮籍等的狂狷、李白的豪迈、苏轼的多情、中医的智慧、禅宗的简洁、武术的哲思……白人对禅道的向往、日本人对汉字的执著、金清贵族对华夏文化的折服皈依、南宋军民的抵抗、清初遗民的气节、海外华人的归心……  

在《三国演义》的世界,以上的情才风韵、气节良心都有着几乎完美的体现。聪明智慧的诸葛亮、风流儒雅的周瑜、智勇双全的赵子龙、重情重义的关羽、文武显赫的曹操、仁心义骨的刘备……这些名字其实凝聚了华夏心灵最灿烂的霞光,没有他们,华夏的天空里将黯淡失色。可以想象,未来的人们如果只知道好莱坞的明星、足球场上的球星、广告上的影星;只知道麦当劳、肯德鸡;只知道电脑、互联网;而不再认识那些千古流传的英名,不再为他们感动的话,可以肯定,他们将失去最和煦的朝阳,同时与一个伟大的民族的心灵日益隔阂,最终失去自我的坐标,成为快餐一样的生命。这也正是三国的作者所担心的问题。在明代颓废的世风中,他奋笔疾书,满纸英雄气,试图激励众生,莫浪费了上天的赐予、生命的潜能。在商业大潮滚滚的今天,再难找到一位这样的作者了;不过,即使作者有了,读者能找到几个呢? 

      《三国演义》之义,决定了不能够用冰冷的逻辑文字来表达她。义一旦被定义成为一句话,削除了她的情怀、气韵,义也就不再是义了。因此,用故事的文字或许能够更好地说明白。毕竟,义不是西方式的教理,而是东方式的诗情。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